我还美吉姆是去参加吧

美吉姆 2020-01-14133未知admin

  我们每个人都知道做决定是一件困难的事情,可有时候还是要去做。比如今天,我其实是替鼎儿做了决定的,而且还是和鼎爸意见相左的情况下做的决定,令我欣慰的是鼎儿最终接受了我的这个决定,或者说是他自己经过思想斗争之后做的决定。

  今天上午鼎儿可以在家里补觉,因为他的素描和泥塑老师今天单位有活动,课暂停一天,下午的剪纸课应该是正常,我临上班前给鼎儿说让他睡好了起来写篇作文,这是我们约定好的,开始动笔,否则日后又要为印书发愁。当然,我的目的是为了让鼎儿练练笔,在此之前鼎儿每个假期都是乖乖地写十篇作文,他一直知道那是老师布置的任务,美吉姆直到五年级下学期的那个暑期,鼎儿终于知道其实老师根本没有布置写作文的作业,哈哈,不过他也没有因此后悔,因为他的作文都印到书里面了。这学期结束后,我给他说写十篇作文的时候,鼎儿表现的很惊讶,说:“哪里有十篇作文?”我说:“不写也行,那就不印书了。”鼎儿说:“那还是写吧!”于是就有了今天早上给他提醒的事情。

  监考完之后,我发现老师发了个通知:“大家好,孩子们今天下午四点到校练一练,每班25个孩子,现在开始报名接龙,谢谢配合!”我看到通知的时候纠结了一下,因为鼎儿是有兴趣班的,我想大多数孩子都是如此,就想着观望一下,过了一阵子发现老师又将通知发了一遍,此时接龙的人不足十人,我给鼎儿打了个电话问他的意见,鼎儿在去与不去之间徘徊,最终我们决定看看再说,结果等了好一阵子报名的人还是很少,我就决定给鼎儿报名了。中午回家的上,鼎爸使劲儿怪我给鼎儿报名参加练,理由是人家有兴趣班都可以不去,为什么他要去?我给他解释说兴趣班是自己的事儿,老师这里是集体的事儿,刚一放假就不支持老师工作,我觉得不合适,鼎爸自然不认同,就这样争着到了家,我给鼎儿说报名了,鼎儿说:“啊?那我还想去剪纸,我不想去练怎么办?”鼎爸说:“那就不去了。”我有些生气,就说:“这样吧,你给老师打个电话,问问老师去不去练了,你也说一下你有兴趣班,能不能不参加!”我说这个话的时候当然是带情绪的,鼎儿给老师打了个电话,但并没有说自己有兴趣班的事儿,我知道他已经做决定了,果然,挂了电话之后,鼎儿说:“我还是去参加吧!”我问:“你怎么不说你有剪纸班?”鼎儿说:“算了吧!”我很高兴鼎儿这样做,老师也不容易,现在放假了组织同学们去参加活动一定也非她所愿,只是不按照要求做也不行,现在大家都不去支持的话,美吉姆她的工作很难开展,鼎儿今天这个决定是对的,我完全赞同!人都得学会为他人着想才对。

  恰好下午剪纸班老师发消息说今天暂时不上课,其实那时候我已经给鼎儿请过假了,她在群里室门锁了,今天不上课,这样刚好,鼎儿也不存在耽误课的事儿。只是下午他去练的时间挺长的,我下班的时候,鼎儿给我打电话说:“妈妈,太坑了,早知道不来了,我们足足唱了三十多遍!”我笑起来,说:“老师见到你们去还是很高兴吧?”鼎儿说:“嗯,是的,老师说到16开幕的时候再去就行了。”我让鼎儿赶紧坐车回来,美吉姆我们在口会合一起回家了。

  晚上,鼎爸洗碗的时候不小心把手割破了,我让鼎儿下去买创可贴,他有些犹豫,我知道他怕黑,正好鼎爸也找到了,我们赶紧处理了一下他的伤口,等到鼎爸去送姥爷姥娘回家的时候,我问了鼎儿一个很严肃的问题,那就是:“你觉得你对爸爸妈妈的爱表现在哪里?”不是我矫情,而是我认为非常有必要和他谈谈,现在孩子真的是拥有的太多,付出的太少,在我的内心,一直认为鼎儿是个体贴懂事的孩子,可仔细想想更多的记忆是停留在他小时候,那时候他做什么都是自觉自愿的,现在似乎更多的是我们要求,我觉得这样的发展趋势不是很乐观,尽管现在大多数孩子都这样,可我依然希望鼎儿不是大多数中的一员。鼎儿显然也被我的问题问愣了,他想了想,问:“带弟弟算不算?”我说:“算,除了这个呢?你主动洗过碗、过间还是洗过衣服呢?”鼎儿摇摇头,我又问:“你去吃汉堡的时候,知道给自己带份早餐,但给父母带任何东西了吗?”鼎儿又摇摇头,我再问:“妈妈给你的钱,无论多少,你主动把剩下的钱交回来过吗?再或者,你用剩下的钱给家里的谁添过任何一个东西吗?”鼎儿不,我说:“所以,我想问问,你对父母的爱到底到底体现在哪里呢?就说带弟弟吧,你是不是想起来了跟他玩一阵子,然后就丢下他不管了,就像今天中午惹他哭鼻子一样?你把他当玩具还是当做你疼爱的弟弟?”鼎儿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,我没有笑,我在等待他的回答,我觉得这些问题盘旋在我的脑海中很久了,我害怕无形中自己惯坏了鼎儿,把他该有的责任感都弄没了。姥爷姥娘来帮忙,解放了鼎爸更养懒了鼎儿,别的时候不说,自从放假,鼎儿没有主动洗过一次碗筷,鼎爸提醒过,但鼎儿似乎并不情愿,我一直想着找机会说一下,今天刚好碰上了,就此说开吧!

  我给鼎儿说:“如果,今天手受伤的是你,大家都会跑去给你买创可贴,药店就在楼下,你都没有想着去买个创可贴,别人没注意,妈妈看到了,你不觉得这样不合适吗?现在你都不知道心疼父母,那什么时候才会心疼?长大了一下就懂事了?可能吗?爱是相互的,你不觉得吗?”在我说完之后,鼎儿没有再说什么,因为他真的数不出哪些地方为我们做过什么,只有父母为他做了什么,于是,他起身开始凌乱的间,一个卧室一个卧室的,客厅也摆得整整齐齐,鼎爸回来后很惊讶,说:“你的这么干净!”我和鼎儿谁都没有提及今天的话题,我只是给鼎儿一个提醒,我不想日后后悔,我得让鼎儿知道,父母也要别人疼,一味地付出不是我们所希望的,在一个家里,就得大家互相爱才对,我们习惯了给孩子夹菜夹肉,却从不计较孩子有没有给我们夹过菜,我们习惯了什么都想着孩子,却忽略了他也该想起我们……我想现在提醒也不晚,总比我们都老得走不动了,再去后悔自己没有早早教育他要爱我们,今天是个起点,以后还要不断督促……

  拥有这间温馨雅致的小屋,要感谢我可爱的儿子! 宝贝“鼎儿”于2007年7月出生在新疆边陲小城。现在的鼎儿调皮、可爱、捣蛋、心疼……是我和家人弥为珍贵的明珠!有了他,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,有了他,我们的将来布满希望!在这里,我记录下鼎儿可爱的每一个瞬间,写下我在育儿中的每一个困惑,陪着孩子慢慢长大……

Copyright © 2002-2013 巅峰早教网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